左雾

每次带monkey出去逛,总会路过一个厂,厂里也有一只大黑狗子看起来很凶的样子,有一次没牵住,俩还掐了一架,后来每次路过这个厂,有时是去是有时是回来时,总会汪几声,有时是凶凶的调调,又有时是随意的叫叫,那只大黑最初是惹不起的样子,后来也只是呜呜几声,或者趴在铁栏杆上看着,monkey总是走好远都还回头看看要不就叫叫,不知道是在约架还是在对大黑说“看吧,我就说今天会来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