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雾

想说的话还一句都没说,爸爸妈妈在厨房小吵小闹的做饭,我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没做,还有好多好多的事要做,却不想做,好丧,不该这样的。

明明隐藏的很好的自卑,却总是在别人无意的说话,行为,表情中倏的又露出头,然后好久好久都很难再回到那个黑暗的蜗牛壳里,真的讨厌这样的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原因,看到你跳舞,看到你自己的队员入场提醒其他队长的样子,觉得你真的非常有底气也非常相信他人,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不好意思的吧,生怕别人对我的队员指指点点,觉得他不好吧。可是你一直都相信着,也一直坚定着。现在才知道那时的你是生病的,可是一点儿都看不出来,一点儿一点儿一点儿都看不出来。除了那个上了热搜的“坐姿”。

可是为什么我越看你却觉得我的渺小呢,是那种又一心向往自己变得更好,却又觉得与你相比我怎么就是拥有不了你的那种骨子里的自信和潇洒呢。可是,转念一想,我该怎么拥有你的自信呢,我怎么可能与你相比呢?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身份,不同的星系,我该做我自己啊,我该同自己比啊。

我该在我的世界里努力达到能让自己满意的样子啊。

我该让自己
让自己
让自己
变得是自己啊。

评论